欢迎光临本网站!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讯 > 法治课堂 >

毕招莲请求行政支付再审申请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更新时间:2018-12-14 10:18

  再审申请
  申请人:毕招莲,女,1959年12月28日生。身份证:610321195912280223
  下岗失业工人。失业后人事档案托管在宝鸡经办处陈仓养老保险经办中心,失业证号:970061;住址:户籍住陕西宝鸡陈仓区虢镇街道办教师家属楼.现住渭南市临渭区西四路安和园6-1-501室。电话:13892469706
  被申请人一(二审被上诉人):陕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以下简称:陕西省人社厅)法人:张光进 。职务:厅长。住 址:西安市新城大院。
  被申请人二(二审被上诉人):宝鸡市陈仓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宝鸡市陈仓区人社局)法人: 候恩乾 。职务:局长。住址:陈仓区南环路。
  案由:申请人因诉陕西省人社厅省(省人社厅是省社保局宝鸡陈仓经办中心的法人)、诉宝鸡市陈仓区人社局不依法支付养老保险一案,对西安铁路中级法院于2018年7月9日,作出的(2018)陕71行终437号裁定不服,现依法提出再审。
  再审请求:
  一、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请求撤销二审法院 (2018)陕71行终437号《行政裁定书》;按法释【2018】1号第六条规定,依法自行审理。
  二.判决两被申请人立即停止对申请人的侵害,即刻依法履行对申请人的行政支付义务。
  1.判决被申请人一责成陕西省社保局宝鸡市陈仓区经办中心 ,依法履行确认申请人9年9月视同工龄,按法定50岁给申请人办理退休手续审报审核义务。
  2.判决被申请人二,依法履行确认申请人9年9月视同工龄,按法定50岁给申请人办理退休手续审批义务。
  三.依法判决陕劳社发[2008]6号文第五条当中(女职工须满五十五周岁后办理退休)款项违法,并向被申请人一提出处理建议。
  四.依法判决两被申请人一按国家赔偿标准赔偿申请人精神等损伤费五万元
  事实与理由:
  2009年底申请人50周岁时;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经办中心伙同陈仓区人社局偷天换日篡改原告缴费记录、篡改女工50岁法定退休政策;篡改陕劳社发[2008]6号文,用参保职工到达退休年龄,缴费年限累计不满15年的通知;硬要50周岁缴费15年3月的下岗失业女工毕招莲55岁退休,报复申请人。申请人投诉九年无果。
  2010年元月至2018年4月7日申请人先后向区、市、省、中央人民政府及中纪委举报;国务院、中纪委多次转办督办,但地方政府包庇袒护至今无果。2018年4月8日,申请人向陕西省人社厅提出:公开给“缴费15年3月加上9年9月视同缴费累计25年的下岗失业女工毕招莲50岁不办退休,给政府招工的失业女工毕招莲不认定1986年以前的视同工龄”的法律依据。省人社厅2018年4月11日回复:建议申请人向渭南市人社部门进行咨询。省人社厅没有公开上述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表明上述行政行为于法无据。按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款:“认为行政机关没有依法支付社会保险待遇的”规定,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的行为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故此申请人2018年4月13日依法提起诉讼,状告两被申请人严重侵犯了申请人享受社会保障的权利。请求法院依法公正裁判。但是,一审法院审查后于2018年4月25日枉法裁定不予立案。申请人不服,2018年4月27日依法提起上诉,立案后二审法院没查没审。77天后枉法驳回上诉。申请人不服。
  一、二审记载上诉人、被上诉人情况时,有陷害上诉人、偷换被上诉人之嫌
  二审故意不记载上诉人的户籍(工作地)住址:陕西宝鸡陈仓区虢镇街道办教师家属楼。造成渭南人告陈仓区人社局的错觉,有故意挖坑陷害上诉人之嫌。
  二审裁定故意不记载被上诉人:陕西省人社厅、被上诉人二宝鸡市陈仓区人局。有偷换被上诉人之嫌,更有图目不轨之心--以便达到枉法陷害申请人。
  二、裁定书介绍案由时采用偷天换日法,枉法偷换被上诉人;陷害申请人。
  二审法院认定案由:【上诉人毕招莲因诉陕西省人社厅、宝鸡市陈仓区人社局社会保障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法院在被上诉人宝鸡市陈仓区人社局屁股上绑“地雷”--“社会保障机关”;把宝鸡市陈仓区人社局法人资格炸成非(无)法人资格的“社会保障机关”。二审法院用偷梁换柱法,枉法偷换被上诉人,手段卑鄙,陷害申请人的目的昭然若揭;就是怕申请人再审 ,所以挖坑陷害。
  三、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时故意混淆是非,颠倒黑白。采信证据时指鹿为马。
  一审审查认为:按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 “在起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案件中,原告应当提供其向被告提出申请的证据。但有下列情形除外:(一)被告应当依职权主动履行法定职责的;(二)因正当理由不能提供的。”规定,原告没有向省人社厅和宝鸡市陈仓区人社局提出支付申请的证据,裁定不予立案。
  申请人原先认为:按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除外”的规定。原告按理没有向两法人被告直接提交退休申请的义务。原告是失业工人,原告只有向档案托管单位陕西省宝鸡陈仓区经办中心提交退休申请的义务。立案时没提交此证据。
  2009年12月3日,原告因陈仓区经办中心迟迟不发陕西省职工退休审批表,原告给陈仓区人社局写过一张退休申请书。原告不仅有这张申请,原告还有陈仓区人社局的答复书。立案时没想到还要提交这样的证据,只提交了给陕西省人社厅的有关申请和答复。况且法院要求补正时也没有明确要求提供上述证据。一审法院武断原告没上述证据,所以一审法院挖暗坑陷害原告。(这是一审给原告挖的第五个坑;前四坑是:改被告、一审诉状改诉求、换原告、二审诉状删诉求)。
  申请人认为:行政诉讼法规定立案前没有采集到证据,立案后采集到的证据亦然可以采信。然而一审法院采用偷梁换柱法,枉法滥用审判阶断实质性审查;立案前挖暗坑陷害原告交不出向被告提出办理退休申请的证据。枉法裁定不予立案。一审法院严重违反了最高法法释【2018】1号第六十八条 “原告或者第三人应当在开庭前提供证据”的规定。这是违法陷害、犯罪行为。
  二审法院认为“起诉人仅修改了诉状,并为(未)按照一审法院的要求补充补正相关资料。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决定。”
  申请人认为:上诉时,申请人向二审法院提交了给被告二申请退休的证据。二审法院明知申请人有相关证据,二审法院也明知一审是故意陷害申请人。二审法院却故意颠倒黑白,亦然认定申请人与诉请相关的证据不足。这明显是二审法院指鹿为马,有意包庇一审,故意陷害申请人。这是枉法犯罪行为。
  四、二审法院审查审理程序严重枉法,剥夺申请人诉权。
  二审法院徇私枉法故意采用立案审查制,行故意刁难之实;滥用审判实质性审查权,侵犯申请人举证权,剥夺申请人诉讼权,这是违法犯罪行为。
  一审法院4月27日转交上诉状时,申请人申请交诉讼费,一审法院不让交。
  二审法院5月3日立案后亦然不准交诉讼费。不给答辩状、不交换证据,不
  开庭质证辩论。案件77天一直扣押在立案庭不让进入审判程序。(网上查询显示:“承办部门-立案庭”)。没查没审没宣判。77天后法院用专递邮寄了一“张”判决书。严重违反“庭审在保护诉权、认定证据、查明事实、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实现诉讼证据质证在法庭、事实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裁判理由形成在法庭。”的司法规律和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
  所以二审法院审理程序严重枉法,剥夺申请人诉权。这是犯罪行为。
  五、二审法院适用法律严重错误,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
  一审法院认为:“陕西省人社厅和宝鸡市陈仓区人社局是两个不同的行政机关,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故应分案起诉”。
  申请人认为: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两个以上行政机关作出同一行政行为的,共同行为的行政机关是共同被告。共同被告咋分案呢?法院要求原告分案起诉于法无据,严重违反本法第二十 六条规定。实属枉法。
  一审法院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第二十八条:“当事人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的,法院应当立案,可以合并审理,也可以单独审理”的规定要求原告“亦因分案起诉”。
  申请人认为:一审原告是受害人,一审被告是加害人而非行政案件第三人,所以分案不仅没理由、且与第二十八条可以合并审理相悖;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二审以“一审对起诉人的起诉不予立案并无不当应予以维持”驳回起诉。纯粹是包庇袒护,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是违法犯罪行为。
  六、二审法院审查案件,徇私枉法,用偷梁换柱法,枉法滥用审判阶段的实质性审查,故意包庇一审法院,刁难申请人,严重破坏国家司法改革立案登记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法发〔2015〕3号第17条明确要求:“.改革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
  申请人2018年4月13日依法提起诉讼。一审立案时,法院不采取立案登记制;却故意刁难陷害申请人;让申请人“要么你把被告陕西省人社厅、换成陈仓养老保险经办中心;要么你把诉求当中要陈仓区经办中心给你办理退休、改成让省人社厅给你办理退休”。听听这明显是在挖坑陷害申请人。此计不行后边竟然还打起偷换原告的诡计,偷换代理人代替原告起诉。申请人没改诉求,不换被告。没按法院无理要求改换,法院就认为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没补正、不补正。4月17日再次提交讼状虽然勉强收下,但法院让申请人在补正告知书上面写上“证据材料已补充完毕”。但申请人回家后法院又打电话说诉讼状还有问题:1.被告陕西省人社厅的全名是陕西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被告名称不全要改;原告出生有年分月分,但没日期;要改。但始终没说证据不足。我问18日有事去不了19日行不?法院说给你丈夫写一份委托代理书,你让丈夫来也行。我丈夫4月18日代原告提交修改后的诉讼状时,法院继续刁难,让我丈夫把诉求当中的“、号”必须改成“及”字;不改不收诉状。无耐下只得改写。谁料这一改又惹来麻烦。不光是在改字处盖指印那么简单。法院为这一改一指印,打印了两页说明书,主要意思是:‘胡**于2018年4月18日提交修改后的行政诉讼状三份’。并让我丈夫在说明书上签字按印,我丈夫以为何搞这么复杂为由拒绝签字。但最后被迫在补正告知书上写了上述话语。这里边明明有改原告的企图。4月19日申请人又重新修改打印了第三份诉讼状交给法院。一审法院审4月25日枉法裁定不予立案。4月27日申请人递交上诉状时法院第四挖坑陷害,强求上诉人删去第二、三、四条诉求,不删不收诉状。删后回家越想越纳闷。害得我5月2日又重新提交上诉状。
  二审法院5月3日名曰立案;但立案后,既不准上诉人交诉讼费,也不给答辩状、既不交换证据,更不开庭质证审理。二审法院用偷梁换柱法滥用审查权,故意不让案件进入审判程序。偷梁换柱是无良法官的惯用伎俩。
  所以:二审、一审法院破坏案件登记制受理制度,徇私枉法滥用立案审查权,故意刁难申请人。法院枉法把审判实质性审查权滥用到立案阶段,侵犯申请人举证质证权,剥夺申请人诉权。徇私枉法包庇被申请人陷害申请人。
  综上述:二审法院驳回上诉是完全错误的。法院故意混淆是非,颠倒黑白;采信证据指鹿为马。用偷梁换柱法滥用实质性审查权,侵犯申请人举证质证权、剥夺申请人诉讼权。二审法院知法犯法,徇私枉法包庇被申请人、袒护一审法院。枉法偷换被上诉人,枉法陷害申请人,制造冤假错案。这是枉法犯罪行为。
  故此提出再审,请求陕西省高级法院按《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一)、(二)、(三)、(四)、(五)、(八)项等规定;查明案件事实,依法裁判,望判如所请!
  此致
  陕西省高级法院人民法院
  申请人: 毕招莲
  二0一八年 七月 十八 日

分享到:
更多时政新闻
更多检察
更多生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您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国篮球大本营 版权所有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9087534号